第三十二章 东方胜vs周伯通

作者:司空诩 直达底部
    天边泛起一丝白线,金乌将出。

    司空湛已经起床修炼,运转先天功,绵延深厚的真气在经脉中流转,不断打磨精炼着真气。

    不到半个时辰,金乌渐渐露出地平线,霞光照射大地。

    默默运功的司空湛此刻突然察觉真气猛然增加了一些,知是先天紫气,如往常一样,沉静心神,吸收天地间的一缕缕灵气。

    先天紫气一入经脉,便混在先天真气当中,纯化着因吸收蛇胆而遗留下的一些杂质。

    不大会儿,金乌完全东升,司空湛感到蓦然一空,吸收不到先天紫气,不做停歇,继续运转真气,直到三个周天后才收功。

    缓缓睁开双目,司空湛露出一丝满意的微笑,随着对先天功的领悟加深,不管是吸收先天紫气,还是炼化精元转化真气,都不可同日而语,效率扩大数倍不止。

    看着真气一日比一日精纯,根基逐渐充实,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心情愉悦的。

    “师哥炼化了小还丹,想必功力增加不少,和东方胜对决,应当不至于输的太惨。”想到全真教的两个武痴,司空湛摇头轻笑。

    “师叔,比试要开始了,二师叔让我过来叫你。”谭处端叩门道。

    司空湛打开房门,道:“他们还真心急,走吧。”

    两人一前一后向练武场走去。

    “怎么这么慢,再不来我就不等你了。”周伯通看到司空湛,张口抱怨道。

    “师叔!”六子恭声道。

    司空湛见东方胜和周伯通已准备就绪,其余六子满脸兴奋的等待。

    “好了,这不来了,我做公证人,你们开始比试。”

    因知道东方胜的厉害,武功大增的周伯通仍不敢疏忽,用上了长剑。

    “请!”

    “请!”

    东方胜与周伯通谁都没有率先动手,彼此细心观察对方,周伯通气势平和而不失厚重,独有道家的韵味,东方胜气势好如出鞘的利剑,锋芒刺骨,两人气势不断攀升,寻找对方的破绽。

    两种气劲碰撞,凭空激起一阵狂风,七子头发、衣襟被吹拂起来,片刻,功力最弱的孙不二最先承受不住,不住后退,接着依次为谭处端、郝大通、刘处玄、马钰、王处一,最后为丘处机,七人彻底退到气劲交锋范围之外。

    两种气劲对司空湛来说却没有半点影响,在他周身三尺之外,气劲就被他无声无息间化解,好整以暇的观看武侠动作大戏。

    周伯通气势攀升至顶点,毫不犹豫出剑,白光乍现,长剑平刺,势随招出,飞身攻向对面的东方胜。

    东方胜目光平静,一道刺眼的光芒闪过,整个人仿佛化作一把利剑,伴着剑势,快若奔雷刺向周伯通。

    叮!

    清脆的剑鸣声响起。

    两把剑尖恰撞在一起,由极动突兀转至极静,气劲碰撞,嗡的一下,产生沉闷的破空之声,逼的七子不得不再次后退三丈。

    周伯通、东方胜被气劲反震,各自不由向后飞退。

    两人前后几乎同时着地,又一次腾空而起,交战在一起。

    空中乒乒的交鸣声不绝于耳,因着两人动作太快,身形模糊一片,七子之后根本看不出些什么。

    司空湛看的津津有味,心里不住的赞道:“绝顶高手的交锋,的确令人热血沸腾,现场版的就是带劲,若是能烧壶好酒,摆上四样好菜就更好了。”他也只是想想罢了,如果真摆出一幅看杂耍的姿态,就是对别人的侮辱。

    东方胜剑法伶俐,一往无前,一剑快似一剑,锋芒毕露,周伯通有攻有守,全真剑法威力全开,攻如猛虎,守如山岳,进退有序。

    场中二人分分合合,周伯通兴奋的大呼小叫,直呼“爽快”,东方胜亦眼中精光爆闪,看得出遇到一个真正对手的喜悦。

    广场极大,两人一会儿打到一边,一会儿又打到另一边,司空湛的目光随着他们的身影,一刻也不放过。

    七子之前过于入神,心神消耗不少,早已排座一起各个调息。

    百来招后,东方胜一剑打掉周伯通手中的剑,胜负才分。

    “承让。”东方胜抱拳道。

    周伯通高兴的摆手道:“我认输,你比我厉害,休息一会儿咱们再打。”说着,两只眼睛亮闪闪的望着东方胜。

    东方胜挑战过不少高手,别人一旦失败,表情从没像周伯通这般,输了比自己赢了都高兴,虽他听闻过老顽童的大名,如今一见,果然名不虚传。

    司空湛走到近前,观察到东方胜的细微之处,解释道:“我这师哥是个武痴,从不再乎输赢之别,只要有人能陪他练武,就是让他干什么都行,东方兄多多包含。”

    全真教王重阳一代武学宗师,两个师弟性情去怪异无比,无论怎么,和他们在一起,东方胜从未感到过轻松自在。

    再说,老顽童周伯通确实很合自己的脾性,他自己不就是不在乎输赢,只一心武道吗。东方胜心中欢喜,却不善表达感情,只是原本冰冷的表情不禁微松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周伯通连连点头,认同道:“我这一生最喜欢玩和练武,不过话说回来,要我在其中选一样,我还是喜欢练功。

    钻研武功自有无穷乐趣,一个人生在世上,若不钻研武功,又有甚么更有趣的事好干?天下玩意儿虽多,可是玩得久了,终究没味。只有武功,才越玩越有趣。你说是不是?”说道最后,他望向东方胜。

    东方胜同意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东方胜轻轻摇头,两个武痴的世界观早已不同于正常人,他不会白费力气去争辩。周伯通尖的的很,又得到东方胜的赞同,不死心的又一次劝司空湛。

    “要不你也加入我们,我们三个天天比武练功,多么逍遥啊!天下武功,层出不穷,奇幻奥秘,神妙之极,而且习武练功,滋味无穷,学武之人岂能不为之神魂颠倒。

    世人愚蠢得紧,有的爱读书做官,有的爱黄金美玉,更有的爱绝色美女,但这其中的乐趣,又怎及得上习武练功的万一?”为了让司空湛多陪他练功,周伯通简直绞尽脑汁,费尽口舌。

    “我劝你最好死心,无论说什么,我也不会把大把的时间耗在武功之上,武功虽重在练,也需要悟,我每日抽出时间陪你练功,你还不满意?”司空湛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周伯通气恼道:“傻子,大傻子,走,咱们到殿内探讨武功,别理他。”说罢,拉着东方胜朝大殿走去。

    “我这师弟,虽练功,武功也不错,却体会不到其中有无穷之乐。我对你说,一个人饭可以不吃,性命可以不要,功夫却不可不练。”周伯通边走边对东方胜讲解自己的武学之道。

    司空湛失笑,心道:“这样更好,没人来烦我。”

    “师叔,我有事和你商量。”马钰走到司空湛跟前。

    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,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