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六章 惊澜峰顶

作者:司空诩 直达底部
    ps:看《穿入全真教》背后的独家故事,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,关注公众号(微信添加朋友-添加公众号-输入dd即可),悄悄告诉我吧!

    “丘道长杀得好,那些畜生该杀。”

    “出家人本应慈悲为怀,可是一见了害民奸贼、敌国仇寇,贫道竟是不能手下留情。”

    “杀得好。”

    “贫道还发现了一密令,原来这批人都是那装狗叫的临安城赵知府命令的,内称配合大金国使者抓捕杀害王道乾的凶手。”

    “敌兵到咱们国境内任意逮人杀人,大宋官府竟要听他们使者的号令,那还成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咱们汉人争天下贫道不管,可勾结外族,既然被贫道所知,焉能放过此辈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正在添酒的杨铁心夫人包惜弱忽感身体不适,脸白如纸,手足冰冷,身体摇摇欲坠,杨铁心心中大惊,连忙搀扶。

    丘处机除了诗才和武功,自认对药石之道所知不少,便为包惜弱把脉,探得其有喜,大笑恭喜。

    杨铁心自是喜不自禁,恰郭啸天夫人李萍有孕在身,于是开口相求丘处机取两个名字。郭啸天素敬佩丘处机,出言附和。

    丘处机亦不推辞,为郭啸天的孩子取名郭靖,为杨铁心的孩子取名杨康,以示让他们不忘靖康之耻。

    想到偶然得到的一对长短形状完全相同,绿皮鞘、金吞口、乌木剑柄的短剑,他分别在剑柄上刻上两个尚未出世的孩子的名字,当做礼物赠给郭、杨二人,令他们将来的孩子杀敌防身。

    临别之际,丘处机留下承诺,十年之后,他必会再次前来,传授郭靖、杨康功夫。

    全真教的大名,郭、杨二人如雷贯耳,全真功法,更天下闻名,自家孩子将来若能拜入全真教门下,当是自家的福分。

    两人之后约定,要是他们的孩子都是男儿,那么让他们结为兄弟,倘若都是女儿,就结为姊妹,若是一男一女,那就结为夫妻。

    牛家村南,包括金国六皇子,追兵的尸体早被丘处机掩埋起来,一夜的大雪,埋藏了所有的痕迹。

    第二日天刚亮,临安赵知府家里,突然传出一声刺耳的尖叫,事后人人才得知,那早该千刀万剐的赵知府竟被人神不知鬼不觉的杀死。

    城里百姓无比弹冠相庆,有的甚至大放鞭炮,以庆苍天有眼。

    无名小路之上,一年轻道士背着长剑,步履迅疾,他双眉斜飞,脸色红润,方面大耳,目光炯炯照人,左颊上有一颗红痣。

    原来是丘处机,他当夜赶回临安城,杀掉赵知府后,就出得城外,继续游历江湖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青州,惊澜峰顶,各路英雄豪杰齐聚,叫喊助威声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正中大平台上,两人正在比武,一为道士,一为粗布武者,彼此斗得甚是激烈,百来招后,武者惜败一招。

    “在下认输,太和派纯阳无极功名不虚传,佩服。”

    “承让。”道士打个稽首,难掩面上得色,他听闻青州群豪效法华山论剑要在此处比武论英雄,便迫不及待赶来,以打响自己的名声。

    “还有哪位英雄上来,贫道奉陪。”一连三声,周围静悄悄一片,没有人敢上去,刚才那位武者武功已经很高,可同样还是失败,他们可不认为能敌得过这位道士。

    “贫道会一会。”一个突兀的声音在众人中响起,话音未落,一个道士翻身上了场。

    “好俊的功夫。”底下传来不知是谁的一声赞叹。

    在场诸人不乏有眼力之人,一眼便断出来人的功夫高低,也不由双眼放光,望向来人,身披灰色道袍,手中拿着拂麈,长眉秀目,颏下疏疏的三丛黑须,白袜灰鞋,衣衫整洁。

    “好个清爽的人儿。”众人又是一阵夸赞。

    太和派道士听得众人的说话声,再见对面的年轻道士气度渊峙,俨然一副高手气派,心生嫉妒。

    “贫道太和派清玄子门下凌霄子,不知……”

    “全真教玉阳子王处一。”王处一声音清朗。

    凌霄子神色微变,全真教玄门正宗的赫赫威名,天下谁人不知,三年前王重阳的师弟司空道长九招击败凶名滔天的四方门赤虎,令天下无不侧目心折,当时江湖流传,其武功不下于东南西北四绝。

    他更知道,自己师傅对全真教的嫉恨,天下玄门正宗这个名号,太和派觊觎多年,但天不遂人愿,好不容易熬到王重阳羽化仙去,却不料又出了个司空湛,一力保住全真教的所有荣誉。

    若不是出此意外,仅凭一个疯疯癫癫的老顽童,全真教早被他们生吞活剥了。

    凌霄子眼珠转动,全真七子三年未出,毕竟名号极响,经三年苦修,武功定有长足进步,只看面前的王处一,武功竟不容小觑。

    要知道,他可比对方大上不少,而且还是掌门大弟子,与其比武,赢了,什么都好说,不仅能提高自己的江湖威望,而且能够提升自己门派内的分量,讨得师父欢心,说不定未来的掌门之位,就会归于自己。

    万一失败,自己会被师父彻底厌弃,永绝了掌门的希望,几十年相处下来,对师父的秉性,他知之甚详。

    脑中思量,风险太高,凌霄子不敢冒险,怎样避免与王处一正面交手,这是首要问题,蓦地,他计上心来。

    在外不过几个刹那,心里敏锐的凌霄子便敲定了应对之策。

    “请!”王处一稽首,心里想着赶紧打,他一时技痒,才克制不住自己,不顾临行时司空湛“不可无谓的争强好胜”的忠告。

    “慢着。”凌霄子出言阻止,他接着道:“贫道上场比试消耗甚大,你却以逸待劳,不公平。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,无不点头同意,就是王处一也颇为认同。

    “我认为应该换一种比试方式。”凌霄子露出一丝微笑。

    “怎么比?”众人尽皆好奇。

    凌霄子手指悬崖边上,一本正经道:“谁能独足跂立、凭临万丈深谷一刻,则胜出,贫道功力未恢复,相信王道长不会趁人之危,一刻钟后,贫道虽不能完全恢复功力,但足以参加比试。如果王道长不敢比试,贫道也不强求。”

    这种比试方式,对劲气外放的小周天高手或许不算什么,但对在场武者来说,却是要命的事,一个不慎,跌下悬崖,性命不保。

    除非脚下功夫非常了得之辈,而凌霄子恰是此类中人。(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,炫酷手机等你拿!关注起~點/公众号(微信添加朋友-添加公众号-输入dd即可),马上参加!人人有奖,现在立刻关注dd微信公众号!)